社論 | 我們國家的人民很"可愛"

台灣,說小不小,比比利時小一些,說大不大,比約旦大一些。

地理位置
差不多就位在地球的中間。

經濟情況
大概也是世界最後的,但至少比部分歐洲國家好。

教育程度
差不多已經是人人大學學歷。

而這裡住著一群很可愛的人,他們的作為總是讓一些國家感到非常羨慕也讓一些國家感覺非常可愛,但是我們到底要如何去認知這份一群住在台灣的可愛呢?


這些可愛的人,跟原始人的判斷能力差不多,感覺對了就喜歡,感覺差了就討厭,不用去辨識現實的情況,活在自己的理想中。而他們總是這麼的過份可愛,但他們也想用這份可愛去讓菁英帶領,但是這群菁英並不完美跟凡人一樣也有缺點,而且也還沒完全的準備好,於是乎這些精英就被趕鴨子上架來帶領了,那麼為什麼會這麼過份可愛又楚楚可憐呢?

因為這份可愛,所以讓給這些精英們所帶領,於是乎他們感覺差了就大喊 「菁英大人!怎麼不回老家結婚?」;
因為這份可愛,所以讓家務事給菁英們裁定,於是乎他們覺得自己不利就大喊 「法官大人!難道我錯了嗎?連我爸爸都沒打過我!」;
因為這份可愛,所以讓孔方兄給菁英們規定,於是乎他們自己拿得少就大喊 「公務員!This is Sparta!」;
因為這份可愛,所以讓菁英來做規劃,於是乎不常用後就不用,最後就大喊 「糟了!登革熱要出來了!」。








就是這麼的楚楚可憐,就是這麼的可愛





不判斷現實情況不作厲害分析而妄下定論的人,總是最多人也是最大聲;而有一些人因為自己不太有主見而跟著這位大聲的人前進;而還有一些人因為看到人多於是就跟著大喊前進;而剩下的最後那小群人不是在前面被喊被打,就是正在被前進的部隊踐踏中。

0 件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投稿